欢迎书友访问御书屋
首页流年 分卷阅读73

分卷阅读73

    余温5

    热敷、吃药、擦身子,连番半个月都是安少峯在照顾她。珺艾倒像是他手里的洋娃娃,想要怎么摆弄就怎么摆弄。珺艾自己没意见,她下不了床,如果不是对方哄着,她也不会吃饭。

    心死如灰大概就是这样了。

    但是她知道有个人会比她更难受。她还妄图想要照顾他的下半辈子,实际上,再没有人比她伤他更深。他的心脏不好,当时没有发作,后面肯定也不会好到哪里去。好几次做梦,她都梦到大哥被人推进手术室里。

    对于他来说,她做的事,对于他是空前巨大的背叛。

    当她冷汗岑岑地惊醒时,安少峯拿着温柔而怜惜的眼神望着她,半靠在床边把人搂过去:“别多想了。”

    珺艾无助地哭起来,她也不知道为什么,纵使再活一次,事情总是万般艰难。

    “我、我是不是都做错了?”

    她紧紧地攀住他的脖子,激动地摇晃:“你说啊,我是不是无药可救了?”

    安少峯将她整个儿地从毯子里捞出来,打横放在自己的大腿上,抽了搁在床头柜上的毛巾给她擦汗。珺艾挣扎呜咽,被他捏紧了下巴:“你现在的情绪太激动了。”

    珺艾抿住嘴唇,唇边咸咸地:“你说啊你说啊。”

    安少峯摇头,手掌摩挲着小艾圆润的肩头:“你没做错什么,就是就是”

    “就是什么??”

    她急切地把脸送过去。

    安少峯搂住她,跟颠婴儿似的颠她两下:“就是太倒霉。”

    珺艾愣住,很想笑,又笑不出来。

    她难堪地撇撇嘴:“哼,糊弄我,骗我。”

    少峯低低地笑出声来,拿下巴上没来得及刮得胡茬去磨她的脸,珺艾伸手弹跳着遮挡。

    见她回血不少,安少峯放下心来,调笑的意味也收了回去:“真要说,真的只能说你倒霉,小艾。你想想,如果不是换孩子的事情,你现在还在温家作个什么都不用操心的大小姐。或者跟着我们,自有我们这些亲大哥真的疼爱你。不论在哪里,作为一个女人,总有家人里支持你支撑你。可是你看现在,你什么都没有,又不会跟别人那样看眼色会做人,这里磕碜一下,那里磕碜一下,连个帮你说话的人都没有。关键是,干什么就要干到底,跟个火球一样,得罪人还顶顶不在乎。怎么可能会过得好?”

    珺艾噘嘴:“你到底是在夸我,还是在损我哪。”

    安少峯握住她的小手,手指插进去:“夸得这么明显,你还听不出来?”

    他像小孩一样抱着她,一时感觉很安宁,觉得很满足:“以后听我的话,我来教你,好不好?”

    教是没法真正教的,小艾真缺的也不是那玩意儿。安少峯嘱咐她最近在家养好身子,他得销假回去上班。取而代之的是机灵乖巧地小顺,小顺贼溜溜地伸进半个脑袋:“大姐姐,该吃饭了,你在里面吃还是外面吃啊。”

    珺艾从鼻子里哼出两口气,想了想安少峯,勉为其难地披上睡衣出来。

    小顺看她形似街边乞丐,偷着看了好几眼。

    珺艾拿筷子敲他的脑袋:“看什么看,小心我挖了你的眼睛。”

    小顺把头龟缩起来,奥了长长的一声,说姐姐你赶紧去洗把脸吧,然后飞也似的跑了。

    珺艾吃饱了肚子,难受得紧,见外面的大太阳消了下去,磨磨蹭蹭地给自己收拾干净脸面,待会儿安少峯就要下班了,看到她收拾过,他肯定会夸她两句吧?

    她守在门口,逮住了上蹿下跳着忙碌的小顺:“还在忙哪?”

    小顺红着脸搔头:“还成,大姐姐,你想要我干嘛?”

    “陪我下去走走。”

    她一个人走不动,身子很虚,需要一个灵活东西伴在身边。小顺一口答应,让她稍等,呲溜着忙活完手上的事情,喘着热气笑盈盈地跑过来:“大姐姐,咱们走吧。”

    大马路上不时地驶过汽车,有男青年骑着摇摇晃晃地自行车,横杆上载着自己的女友。一位老人家推着生锈的推车,里面装着刚买的菜和随手捡起来的硬纸壳。小顺起先是跟在她的屁股后面,珺艾把人往前头扯,让他走到前面。她喜欢看这半大孩子的背影,生涩、瘦不伶仃,回过头来又是腼腆地咧嘴。

    走了两三条街的样子,一辆白色摩登的汽车突然刹车。珺艾扭过头去,就见车窗降下来,一条白生生戴着玉手镯的腕子撩开里头的帘子,然后露出冯二的脸。冯二蹙着秀眉,神情复杂。她叫她过去靠近些,说两句话。

    要说两人是朋友关系,也说不上。经历了这么多事,珺艾明白冯二不是那种两面三刀的人。她们两个不对付,大部分原因还在于安雅雯的挑拨离间。也在于立场不一样,所以谈不上互相厌恶的份上。

    珺艾挪了过去,没指望能听到什么好话,或许冯二还要同情她一番呢?

    这些无所谓,她的情绪还算良好,所以听了。听后,整个人又要崩溃了。

    “我跟温大哥会在德国饭店举行订婚仪式然后我们会去上海,苏州这块地儿,不适合他养病。而且上海那边更多机遇,以温大哥的能力,东上再起没问题。”

    见着温珺艾面色如鬼,仓皇木楞,她怀疑自己看到所谓绝望的东西。

    冯二心中不忍,但是为了温宏和自己的幸福,她必须坚定立场。从女仆手里接过请帖,她递了一张出来:“这里有一张是给你的,希望到时候你可以过来。”

    心爱的小孩(终结章,带一点打赏)

    汽车远去,小顺买了糖葫芦回来,珺艾接过朝他微微一笑。

    “我想起有点儿事还没办,你先回去吧。”

    小顺挠头,她的态度太奇怪,然而他没啥好反驳地,一步三回头地往回走了。

    珺艾拿着这根糖葫芦上了黄包车,叫车子停到温宅对面的茶馆门前。挑了三楼一间房,意思腰上一壶茶,她不时地拿舌尖舔一下糖葫芦上面的红糖。舔得太慢,糖化得太快,很快她的手心里满是粘腻的糖汁。

    天色骤然变了,一大片阴云刮过来,再过一会儿,天雷阵阵中下起了磅礴大雨,而她已经在雅间里坐了三个钟头。

    一辆汽车驶入温宅的大门,虽然她看不清,她知道那个一闪即逝的身影就是温宏。

    叫人埋单结账,珺艾走进泼天的大雨里,走向对面的门房,门房没变,看到原小姐一身湿漉漉地立在窗口处,实在于心不忍。

    “大小姐进来避避雨吧。”

    珺艾朝他笑,进了门房的小屋,门房寻找毛巾转身,温小姐已经不见了。

    珺艾直直朝灯火明亮的大厅走去,还未爬上阶梯,被廊下的两个守卫给拦了下来,他们说温宏不见她,取了把雨伞,让她回去。

    大雨发出嘈杂地声音,守卫们必须大喊着说话,珺艾慢慢往后退,朝楼上亮灯的房间望去。

    她就在这里站着,什么都听不到,眼里只有那一片暖色摇曳的灯光。

    男人的手臂艰难地撑在窗台上,他从窗帘的缝隙中往外窥伺,心脏还在偷窃偷生。

    不知过了多久,他猛地转身,安少雄无声无息地坐在他刚才坐过的沙发上,这人手里端着一杯热茶,修长的手指捏着杯盖在旁刮了一刮:“又心软了?”

    他低垂着眼畔,并不看温宏,他甚至丝毫不同情他,困于男女纠葛中的男人总会少那么些魄力,在他眼里就是卑弱和可笑。

    温家一败涂地了,这很好,观测他人的痛苦仿佛能够增添自己的权力感,安少雄继续道:“如果我再告诉你一个消息,相信你就不会这么想了。”

    温宏只字不言,安少雄自行往下陈述:“雅雯之前的绑架案就是你这个好妹妹好情人买通了徐定坤办的。”

    “然后呢?然后啊雅雯赎身的五万块,你的好妹妹拿去给唐万清了。”

    温宏的身子软倒下去,右手要去搭案台,也没搭上,桌上的台灯、电话机全数被牵连着扫到地上。

    温家大少爷和冯家的二小姐如期在德国饭店举行。恭贺的人络绎不绝,大半都是冯家这边的亲朋好友生意客户,温家这边,除了准新郎本人和几个堂亲表亲,就连做父亲的温朝青都不在。讥讽嘲笑的声音不可能没有,冯二备受家长宠爱,撒娇和要挟轮番用上,让家里人势必要压住那些闲言碎语。整个流程中,温宏脸上不见喜色,冯二时刻陪伴在旁,走过这道程序,下面的交际都交给了家里人,而他们立马收拾行装预备坐轮船去上海。当然坐火车更快,但豪华的美国轮船好歹算是个情调,冯二勉强把这当成蜜月的一部分。

    珺艾没有去。从那夜开始发烧,有时病情好一些,有时坏一些。

    那两个人订婚的前两天,她像是回光返照一般,高烧退了下去,趁着被安少峯请来的张妈回去做晚饭,自顾自地出门去。

    这会儿的的确确没有目的地。

    垃圾桶边趴着一个瘸腿的乞丐,又脏又臭,头发结成了块。珺艾刚从他身边过,他的腿也不瘸了,连滚带爬地过来抱她的腿。

    珺艾从这章脏兮兮混着油渍的脸上,找到徐定坤的影子。

    他们转移到路灯照射不到的暗巷中,徐定坤从口袋里摸出半截香烟,愁眉苦脸。珺艾坐在对面的砖头上,浑噩又无情地盯着他。

    “我需要一张船票。”

    珺艾哦了一声:“去哪里?”

    “远一点的地方,最好是青岛,青岛不行,就去上海。”

    这些都是势力混杂的地方,就算安少雄要赶尽杀绝,他小小一个苏州的码头混混,手也伸不了那么长。

    “哦。”

    徐定坤急了:“行还是不行?弄到船票我会记你一辈子恩情。”

    珺艾漠然地点头,说可以,次日果真把船票给他弄了过来。

    徐定坤迫不及待地去看,是低等仓,低等仓就低等仓吧,只要能逃出苏州一切都好说。

    他用力看她一眼,巨大的愧疚逼迫他开口,她恐怕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把她给卖了。

    “温小姐,你跟我一起走吧,留下来不是好选择。”

    珺艾疑惑地望过去,慢慢摇头:“我不走。”

    我还要等我大哥呢。

    徐定坤死乞白赖地说了老半天,知道劝不过了,把专票塞进口袋里转身消失在巷子尽头。

    再过一天,报纸上刊登了温宏和冯二已经订婚的消息,珺艾也看到了,但是仿佛没有知觉,没有任何反应。订婚而已,不算真正结婚不是吗?她顽固地如此认为,进行彻头彻尾的自我欺骗。安少峯叫张妈去忙自己的,他把人抱进怀里,拿手掌搓她的后背,用唇去点她的脸颊和额头。

    “小艾,别这样了,没用。”

    “他们明天就要坐船去上海了。”

    珺艾模模糊糊地抬头,将自己尽量缩成最小,盘住了他的脖子:“不会的。”

    安少峯一直抱着她,鼻子里哼着歌,哄她睡过去。

    次日是个大阴天,巨大的轮船停靠在岸边,星条纹的美国国旗迎风猎猎,烟囱上飘出呜呜深远的声音。

    冯二一行是最后上船,温宏还在后面,他让她和随从带着行李先上去。

    珺艾像鬼魂一般从柱子后面游了出来,她走到甲板的尽头,温宏半条腿刚踏上台阶。

    听到那声嘶哑的低唤,他转过身来,右手杵着一根乌木的手杖。

    珺艾觉得自己浑身都是湿的,可是一摸脸蛋,上面干干净净,连眼泪都没有。

    “大哥,别走,好不好。”

    温宏杵着手杖往下走,每一步都走得异常缓慢,后面有船员在催促。

    两人相隔很近了,不过半米不到的距离,温宏消瘦的脸颊上渡起一层悲哀而平静地笑容。他伸出左手来,落到她的侧脸上,珺艾歪着头在上面蹭了又蹭。

    “回去吧,小艾。”

    他说:“是我辜负了你。”

    他还说:“你不要记得我,以后好好生活。”

    温宏的身影连同轮船消失在灰色雾霭的海面上。

    旗帜还在飘,她觉得,她还能看见温宏矗立在栏杆边微弱的身影。

    有人从背后抱住了她,珺艾一动不动,希望再看大哥最后几眼。

    看完了,也舍不得转身。

    安少峯拧过她的身子,扣起她的手指,牵着这个小孩子往回走。

    “不要紧,以后我陪着你就是。”

    珺艾低着头噘嘴:“你又不是他。”

    少峯低笑:“我当然不是温宏,我就是安少峯,我才是你真正的哥哥。”

    他把小艾塞进副驾驶,载着心爱的小孩子回家。

    洗脸擦手完毕后,把人送上铜床,安少峯坐在床边给她说一些有的没的小故事。

    食指被她给握住了,少峯展开温柔的笑容:“是不是饿了?”

    珺艾摇头。

    “那你先睡一会儿,我再旁边看着。”

    珺艾闭上眼睛,安少峯一直等到确定她真的睡着,起身轻悄悄地离开公寓,驱车去了东码头。

    安少雄挥手让手下都出去,眼皮子漫不经心的瞥一下:“稀客。”

    少峯抽了把椅子,跟他隔着一米的距离面对面地坐下。

    “我今天过来,是想跟你说一件事。”

    安少雄点上一根香烟,又分给亲兄弟一根:“我听着。”

    少峯的眸色中闪出锐利而坚定的光芒:“大哥,你做得已经够多了。从今天开始,务必不要再动小艾一根手指头。”

    他站了起来,并不打算就这件铁定的事跟少雄做任何多余的辩驳。

    安少雄阴沉地注视他的背影,终于追问一句为什么。

    少峯偏过头来,轻飘飘地斜睨一眼,唇角勾起一丝舒朗的笑意,然后走了。

    珺艾被香味勾醒了,安少峯左手端着碗筷,右手撩开珠帘进来。

    珺艾磨蹭着爬起来,睡眼惺忪,还有些肿。

    她红着眼睛质问他:“我刚才做梦你出去了,你是不是出去了?”

    少峯点头:“跟张妈要了点食材,给你换一种口味的粥,今天是广东那边的艇仔粥,来尝尝味道。”

    珺艾舔了一口勺子:“啊,好烫。”

    安少峯敲她的脑袋,再舀一勺放到唇边嘘嘘地吹,尝过温度后送过去。

    “好吃吗?”

    “好吃。”

    “明天想吃什么?”

    “哎,随便啦。”

    “明天我不上班,要不,带你去杭州看看?”

    “杭州有什么看的,总不是这些那些你怎么老是不上班啊”

    “以前忙得太狠了,最近想要休息休息。杭州”

    “也可以啦,那边会不会热?”

    “不会。西湖很凉快。”

    “啊。那好吧。但是、但是我还想躺几天”

    “行啊。”

    “你那边不要紧吗?”

    “没事,等你睡够。”

    “真的要去啊?”

    “”

    “那好吧。”——————————

    上部完结了。

    至于下部,可能要放到后面去开坑了。

    安少雄在下部会更狗,更可恶。香也会真香,但这些都是后面的事了。

    民国似乎已经掏空了咱的脑子和精神。所有该写的可以写的角色都写过了。

    如果开坑,会先开一个别的题材。

    咱们,改日再见。

    fωǔ8.℃Θм


同类推荐: 悖论H( 续更)虞晚改造系统赠我予白反派他前女友重生了【快穿】欢迎来到欲望世界流年多么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