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御书屋
首页妖孽兵王俏千金 第1083章 缘来是你

第1083章 缘来是你

    “谪帝,你还在等什么,难道你就心甘情愿地困在这图书馆里,你难道忘了你的宏愿了么?”
    战场上,邪皇撩开嗓子一声大吼,霎那间就让唯一的脸色巨变。
    就这一刹那的功夫,邪皇的长剑重重地劈在了唯一身上,势不可挡的唯一居然是被震飞了。
    鲜血洒落了一地,看起来格外触目惊心。
    “快,快支撑治疗防御结界,该死的,该死的!”
    唯一的脸色变得极为难看,不仅仅是因为她刚刚遭遇了重创,更是因为邪皇的一番话让唯一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
    林枫已经在全力支撑治疗防御结界了,但是林枫的实力还是太弱了。
    神龙血脉虽然是完全觉醒了,但是林枫还是不能够发挥出真正意义上神龙的实力来,留给他的时间太少太少了,他能够彻底融合天绝心都是机缘巧合了。
    唯一被击退,谬天一人怎么可能抵挡住六人的攻势?
    下一秒,谬天的身体也重重地倒飞了回来,随即邪皇等人的攻势纷纷对准了林枫的治疗防御结界。
    噗!
    治疗防御结界上突然传来的剧烈震荡让林枫顿时一口鲜血就喷了出来,他身后的向天等人更是直接昏迷了过去。
    好不容易才支撑起来的治疗防御结界,居然是在顷刻间就土崩瓦解了。
    “哈哈哈,谪帝,我们成功了,从未攻入到廓天的我们,这次终于来了。”
    “还愣着干什么,准备!”
    “就算是界上界的人来了又如何,今天定要踏平你这修真界。”
    邪皇等人放声大笑,人皇更是一挥手就抛出了一句黑黢黢的棺材,棺材里充斥着碧绿色的毒雾,那毒雾的浓度起码是天空中毒雾浓度的万倍不知。
    在唯一绝望的目光中,图书馆里一道人影飞快地掠了出来,直接就钻进了那漆黑的棺材中。
    碧绿色的毒雾瞬间就消失于无形。
    “唯一,我说了你会输的,怎么样,是不是输的很彻底?”
    淡淡的白光中,一个空无到了极致的声音缓缓传入了林枫的耳朵里。
    是界上界的那个女人!
    “该死的,我不管你和唯一之间有什么过节和恩怨,现在修真界命悬一线,你是不是先帮我们保住了修真界再说?”
    林枫大口大口地吐着鲜血,局势的变化太快太快了,从冥妖界发起攻势到现在不过是瞬息的功夫,修真界就处在了全面落败的局面中。
    是的,全面落败,没有一丝一毫的反抗,谬天所做的一切准备都变成了徒劳,哪怕是夜家老仙使,此时此刻还被困在了两个魔龙化身中抽不开身。
    唯一更是身受重创,修真界根本就没有一点实力可以反扑,等待修真界的,难道真的只有灭亡么?
    “界上界?真有界上界的其他人?”
    邪皇显然也注意到了这个包裹在白光中的空无女人,在这女人的身上,能够感受到比唯一身上强大太多太多的气势,这让邪皇一时间不由得有点紧张。
    界上界始终是冥妖界心中的一个大患啊。
    “我为什么要帮你,这一切都是你们造成的,和我没有半点关系,当年你们直接认输不就好了,偏偏要和我打赌,怎么,现在赌不过了,就跑来求我了啊?”
    空无的女人看了林枫一眼:“最可悲的还是你,死到临头了居然什么都不知道。哈哈哈,宿命,这就是宿命,你们以为联手就可以对付我,结果还不是死在了宿命上,唯一啊唯一,这一次你输得可是非常彻底呢。”
    “输?好像是我输了,但你未免得意太早了吧?一旦谪帝借尸还魂成功,你以为你能够幸免于难?”
    唯一的伤势很重,邪皇的一剑虽然没有洞穿唯一的身体,但还是让唯一遭受了前所未有的重创。
    林枫自打认识唯一以来,就没有看到唯一受过这么重的伤。
    “这位高人,咱们商量一下如何,你不管我们的事?”
    “你有资格和我商量么?”
    空无的女人一抬头,明亮的眼光一扫,空中的邪皇居然是瞬间喷出了一口鲜血,整个人的气势从巅峰一下子跌落到了低谷。
    冥帝等人纷纷惊呆了,知道界上界的恐怖,但万万想不到界上界的实力会有这么恐怖。
    “修真界的事情和我半毛钱关系都没有,我在意的只有他们两个,别打扰我就行了。”
    空无的女人收回了目光,将视线放在了林枫身上:“还记得我说过什么么?你连你自己是谁都不知道了,输得可不是一点半点的冤枉啊。唯一,这一切都是你做的,是你害死了你自己,也是你害死了他。”
    “闭嘴!”
    唯一的声音变得凛冽了起来:“阿无,别以为你切断了七情六欲你就赢了,我告诉你,我就是死,这一仗我们也要赢。”
    “唯一!”
    林枫惊呼了一声,他以为唯一是要做什么傻事儿,此时此刻的他也是一头雾水,压根儿就不知道那个阿无在说些什么。
    “小情人,别担心,我不会有事儿的,是时候让你知道一切了。”
    唯一缓缓抬起了小手儿,一道紫色的光芒突然摄入了林枫的眉心。
    阿无脸色一变,慌忙想去阻止却已经来不及了,当这紫色光芒摄入林枫眉心的时候,林枫身上的金光陡然变得无比强烈了起来,哪怕是阿无都无法靠近半分。
    “小情人……醒来吧,你个傻瓜,怎么把我都给忘了呢……我是你的唯一啊,忘心诀可以让你忘记一切,可是我一直在制造线索让你想起我来啊……”
    “小情人,我现在就解除你身上的忘心诀,虽然我会遭受反噬,但是能够让你想起我就够了,我是唯一,我是小夭夭啊……”
    唯一的声音变得越来越弱,在那紫光收敛之时,唯一的身体便瘫软在了地上。
    众人纷纷惊讶地看着林枫,很显然大家都是一头雾水,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唯有阿无的眼神里充满着诧异,好像很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一样。
    “原来我这是做了一场梦啊。”
    就当邪皇准备将修真界彻底踏平之时,包裹着林枫的凛冽金光突然收敛了起来。
    刚刚还身负重伤的林枫完好无损地站了起来,一道特殊的符号在林枫的眉宇间若隐若现。
    “这场闹剧也该结束了吧?”
    林枫缓缓抬起头,看着碧绿色的毒雾越来越浓郁,猛地一挥手,一道白色的光芒就笼罩住了整个廓天。
    “治疗防御结界!”
    所有人再次惊呼出声,此前林枫和那么多天绝谷长老好不容易才支撑起来的治疗防御结界,现在居然是一挥手就做到了?
    而且这治疗防御结界之强,霎那间就净化掉了整个廓天的腐蚀之气。
    邪皇等人纷纷色变,林枫身上的恐怖压力直让他们的灵魂都在颤抖,就像是人在神的面前一般,根本就没有半点反抗之力。
    “邪皇,你叛逃修真界就算了,还联合冥妖界毁掉了自己的家园来入侵修真界,这让我怎么说你好?”
    “那又怎样,你们谁知道我们冥妖界的苦衷,血色长河日渐汹涌,迟早我们冥妖界都要被吞噬,不找到合适的家园,我们冥妖界的人以后如何生存?”
    邪皇的情绪变得激动了起来:“如果可以,谁愿意来进攻修真界,吃饱了撑的么?你别得意,还没完,一切都还没完呢!”
    邪皇的目光死死地盯着空中的黑色棺材,仿佛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其中一般。
    “小心,那是冥妖界最高深的借尸还魂术,和你的神龙诀是同一个档次的存在。”
    阿无在林枫的背后好心提醒了一下,此时此刻的阿无已经不像之前那般强势了。
    林枫眉头一皱,随即大手一挥,凛冽的金光霎那间就包裹住了那黑黢黢的棺材,眨眼的功夫,那黑黢黢的棺材就彻底消失在了空中。
    “从今往后,以更天为界,下面四重天让给冥妖界居住,上面留给修真界如何?这样的大战最好不要再爆发了,谬天,你意下如何?”
    “全凭仙使安排。”
    谬天看着林枫的眼神早就变得无比崇敬了起来,林枫身上的气息无疑不在透露一个消息,那就是林枫真正意义上地驾驭了神龙之力,成为了真正的神龙。
    有他在,谬天还担心什么?
    邪皇最后一张王牌被破,本还想反抗一二的,结果一看到林枫的眼神,邪皇就软了下来。
    “很好,我会在更天布下结界,以后冥妖界和修真界井水不犯河水。阿无,是该谈谈我们的事儿了吧?”
    林枫的一句话就抹平了冥妖界和修真界的争斗,这是谁都无法想象的。
    林枫才没有去理会众人的反应,而是一把抱起了地上的唯一,身形一闪就消失在了原地。
    所有的一切都和他没有太大的关系了,此时此刻他只想快点回到那片熟悉的世界里去,因为他怀中的唯一已经陷入了深度昏迷。
    阿无轻轻叹息了一声,复杂的眼神里写满了各种情绪。
    再看林枫远去的背影,阿无的嘴角仿佛写满着无奈。
    ……
    “我们三人是神龙出现之后第一批突破到了界上界的存在,之后也有人突破过,但都失败了。也正是如此,我们三人才会显得有点无聊,特别是在神龙一族逐渐衰退的情况下。”
    “所以我们立下了赌约,用各自最强的功法去限制对方,你的空无诀,她的忘心诀,我的种情诀,你的九霄诀让用永远不能离开那片空无的世界,我的种情诀让她情定与你,而她的忘心诀则是让你忘记了一切。”
    “我的实力最强,所以只是被封锁住了空无的世界,而你们则是相互受到重创,必须要去人间界恢复元气。”
    “她一直想办法帮你恢复记忆,但是她越这么做,对她的伤害就越大,你的实力越强只能让她越受伤,从一开始其实我就赢了,种情诀和忘心诀相互作用,其中有一人必须要付出代价。”
    阿无的声音逐渐变得有色彩了起来,那空无的脸也逐渐有了神采:“如今你的空无诀消失,却练就了更恐怖的龙神诀,输的人反倒是变成我了。她变成这样,你要杀要剐都随你便了。”
    “我杀你干什么,不过是一场赌约而已。”
    林枫深吸了一口气,刚刚唯一解开了他的记忆,让他的脑子变得格外凌乱。
    现在经过阿无这么一说,林枫才逐渐理清了头绪。
    原来一切都是宿命,他身上的龙形玉佩是宿命,小夭夭的出现也是宿命,一切的一切都是从这界上界开始的。
    为了帮他,小夭夭恰当地出现在了林枫的生命里,然后又将林枫引到了修真界来。
    怪不得他一直找不到小夭夭,原来小夭夭就是唯一,唯一就是小夭夭!
    可是他身中忘心诀,什么事儿都不记得,是唯一帮着他一步步走到了今天。
    如果不是事态危急,估计他还需要很长很长的时间才能够冲破忘心诀,才能够知晓前世今生所发生的一切。
    “她还有醒来的可能么?强行替我解开了忘心诀,现在的她是不是和我一样,什么都不记得了?”
    “不仅如此,如果是全盛时期的她还好说,为了帮助你,她已经一次次地受伤,这一次重创很可能让她一辈子都醒不过来,当然了,说不定明天就醒过来了。”
    阿无无奈地耸了耸肩膀,他们这种级别的功法,哪里是轻易能够破解的?
    看看阿无的样子,明显就是还不适应现在的变化,被空无诀限固了数千年,对她来说何尝不是漫长的博弈?
    “那我就在这里等她醒来,就像她等我一样。”
    林枫淡然一笑,唯一为了他可以牺牲这么多,他还会在乎时间么?
    看着木屋里挂满了的风铃,林枫一脸平淡,当风铃声再次响起的时候,或许就是唯一醒来的时候吧?
    (完)


同类推荐: 悖论H( 续更)虞晚改造系统赠我予白反派他前女友重生了【快穿】欢迎来到欲望世界流年多么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