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御书屋
首页追妻火葬場 yǔsんǔωǔ.ǔK 番外4.装置艺术迷惑大赏

yǔsんǔωǔ.ǔK 番外4.装置艺术迷惑大赏

    最近S  城掀起了一股装置艺术的风潮。
    小至家中附近的小公园,大到人满为患的知名景点,总之有人会去的地方,就会有所谓的装置艺术出现。
    应治礼受邀担任比赛的评审委员,与其他六位相关领域或不同领域的评审一同为成千上万的参赛作品打分数。
    不过装置艺术不像一般画作或是雕刻作品,可以全部集中到一处展示中心,因此评委们可以亲自到现场审查一趟,又或者让主办单位寄上型录跟照片过来。
    应治礼要求了一份型录,毕竟太多作品灌水成分居多,他不想浪费时间一一到现场检视。
    “附近好像就有几个展示区,要去看看吗?”现在没了坏人的威胁,你已经可以自由在外行走了,他就想带你出去透透气。
    “好啊,装置艺术听起来就蛮高大上的,来去培养一下自己的艺术气息好了。”你觉得在家也没事做,不如到处走走看看。
    “……别太抱期待。”他不想泼你冷水,但事实就是如此。
    “嗯?意思是很一言难尽吗?”你失笑,“不都说艺术通常都是让人看不懂的?”
    “我的作品会让你看不懂?”这倒是污辱他了。
    “那倒不会。”你中肯地表达,“礼的作品里面都是我,有什么好难理解的。”
    你笑嘻嘻地揽住他的手臂,美眸对他眨了眨。
    “知道就好。”你反手把你整个人揽入怀中,大掌轻抚着你的发丝。
    既然是附近的展示区,你们就不开车了。
    两人十指交握一起走到离家最近的那个公园。
    “哪里有你说的装置艺术作品?”放眼望去,就是一片草坪地啊!
    应治礼两眼无奈,早让琪琪别抱着期待来看的。
    “那里……”往前一指,就他们眼前的草地上。
    你:……
    你双眼遽睁,就这?!
    只见草坪地用细绳围了起来,在那范围里面,除了一株大树跟野草之外,就是立了许许多多的压克力板在地上。
    细绳外立了一个告示板,上面介绍着创作作品、创作人以及材料跟尺寸等等资讯。
    《草地上的鸽子》是这部作品的名字,主要就是将近30  隻不同姿态的鸽子照片贴在压克力板上,然后放在草地上供人欣赏。
    “这人是认真的吗?”你与其说是惊讶,倒不如说很傻眼。
    “怀疑吗?”手机上打着评论,写没两句话就又收起来了。
    这种作品让他评论实在很浪费他的时间……
    “然后这样就没了吗?”30  多隻压克力鸽子照片,这也能参赛吗?“我也可以参加吧……”
    “你想参加?”他大笑,“也不是不行,我会放水的。”
    从后面搂抱住你,“还看吗?还是去下一个地方了?”
    “这没什么好看的啊!”你撇撇嘴,“该不会下一个也一样吧?”
    “很难说。”他不敢太过保证,“有可能你会喜欢也说不定,毕竟……口味这种事很难说……”
    你瞪他一眼,“我就是口味奇怪才会看上你。”
    “我是独一无二的,你眼光比其他人好太多了。”不顾旁人目光,他逕自吻上了你。
    “呜……胡扯……”你推拒着,“旁边有人再看啦……”
    “让他们看啊!他们肯定都在羡慕你。”他自傲地说。
    “就你脸大。”你扮了个鬼脸,“快去下一个地方啦!”
    “可惜了,如果你是吵着想回家那就好了……”他惋惜地说。
    你怎么可能会不知道他想干嘛,虽然你也觉得和应治礼滚床单这事比欣赏装置艺术来的有趣多了……
    “略略略,你想得美。”牵住他的手,想拉着他离开这个地方。
    “走这边。”他拉回你的方向,“下一个作品往这边走。”
    距离下一个作品步行大约十五分鐘,远远靠近时你就已经发现了。
    “我感觉我又上当了……”远处地上四五个用压克力做成的水管……应该是水管吧?
    “哈哈哈哈,还要再更靠近一点吗?”他笑着问。
    “来都来了,我倒要去看看这作品叫什么名字。”你松开男人的手,快步走到告示板前面。
    《啪啷》……
    无限的问号在你脑海中盘旋,这作品不说是装置艺术的话,还以为是谁丢在那里的垃圾呢!
    还有那作品名称又是什么意思呢?是别人随手乱丢垃圾的那个‘啪啷’吗?
    那又是什么啪啷啦!
    你感觉你再也不会相信那些冠上艺术之名,但跟艺术半点都不着边的东西也能称作是艺术了……
    “好辛苦……”你喃喃念着,“好险我不是评审……”
    “我也这么觉得。”他微笑,“想不想再去看看其他的。”
    你摇头,“不想,感觉不会有爱了。”
    “哈哈哈哈哈,有这种没啥本事的作品,当然也会有那种人人称讚的,带你去看看几个我觉得还算不错的作品吧!”
    不过他真正觉得不错的距离都比较远,所以还是花了十几分鐘走回去开车。
    S  城知名地标博物馆外头的大片空地上有一堆由纯白色气球集结而成的云朵形状,作品名称就叫《蓝天白云》。
    “还不错,至少意境有出来了。”这个比起前面看过的那两个,简直就是云和泥的差别。
    “伦敦柯芬园庄园里面也有这种气球云,不过那里是十多万颗气球结成的,再打上白色灯光,取名叫《心跳》,场面比起这美多了。”
    博物馆外的这朵气球云不论规模或是知名度都远远不如柯芬园那来的盛大。
    “这是比赛作品吗?”如果是,那不就有抄袭的嫌疑。
    “不是,比赛作品达到这种水准的很少,大部分都是你刚刚看的那一类。”他也觉得很无奈,“这里的算是復刻版,算是经过艺术家本人同意出借的。”
    “喔喔!”难怪质感差那么多。
    “这种的装置艺术你可以接受吗?”他问。
    “可以,这种真的还挺好看的。”你实话实说。
    “那就走吧,去下一站。”他牵着你要离开。
    “一样是復刻的作品吗?”你好奇地问。
    “不是,其实实物我也没见过,不过就主办单位寄来的照片来看,算是我觉得参赛作品中数一数二的佳作了。”应治礼的名气绝非用金钱堆积出来,他是真正有实力的人,所以能得到他的认可,代表那作品是真的不错的。
    “好,那去看看。”
    你们又驱车前往他说照片看起来还不错的地方。
    是一栋玻璃屋,空地上有一栋大概十平米左右大小的屋子矗立在那里。
    玻璃屋也不是说没啥特色,只不过用玻璃来做装置艺术的作品太多,小屋也是不少,没什么特色的话,完全无法脱颖而出。
    “我感觉有点普通。”应治礼的眼光不该这么差啊!
    虽然眼前的玻璃屋比起《草地上的鸽子》和《啪啷》这两个来说,简直好到让人掉泪了。
    “不止。”他拉着你往作品靠近,“它的机关不只这样而已。”
    如果只是一栋普通玻璃打造的屋子,那他连多看一眼都嫌懒。
    你走近看了告示板,这个作品叫做《有尽头的玻璃屋》。
    “什么是有尽头啊?”你发现如果没人给你解释,你还真是一件作品都看不懂。
    “它四面墙都是玻璃搭建而成的对吧?”他解释着,“照理说既然都是透明的,那么从任何一个方向看过去,你都应该要能瞧到对面的景色才是,可你仔细看……”
    他把你拉到面对正门的位置,的确一眼看过去,你看到的不是对面外头的草地景色,而是屋子里墙上的摆设。
    你瞠大双眼,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也太神奇了吧!
    你又跑去其他叁个墙外头查看,果然就跟从大门看到的一样,玻璃屋里的摆设看的是一清二楚。
    “这个好酷,外表明明就玻璃,可是……”你跑回来对着应治礼说。
    “嗯啊,他简介上就是这样子写的,所以我才想来亲眼见识一下。”像这种令人高度讚赏的作品,他还是会要亲眼鑑定过了,才会打上他的分数。
    今天一连逛了四个地方,国际知名的艺术作品有、令人激赏的艺术作品也有,但也有那种让人满肚子嫌弃的作品就是了。
    “真难为你了,还有一堆伤眼的,就只能让你自己一个人去体验就好。”你颇没良心地说道。
    “都知道看那些作品会伤眼了,”他抱紧你,“回去给我补补眼睛?”
    你红着脸嗔着,“鱼汤要不要?只能要这个而已。”
    “好,不过你要餵我喝。”补充一句,“口对口地餵。”
    “脏不脏啊你,自己喝啦!”害羞地打了他胸膛一下,当作是抗议了。
    “老公我这么辛苦地赚钱养你,连喝个鱼汤的方式你都要和我计较啊?”他幽幽叹着,“太可怜了我,老婆不给吃豆腐我已经很鬱闷了,现在连餵汤都要被拒绝……”
    他根本就不可怜好不好,什么你不给他吃豆腐……他吃的又岂只是豆腐而已!
    “好啦好啦,餵你就餵你嘛!”偏偏你就容易心软。“不过我只餵叁分之一而已,剩下的到时候你要自己喝掉喔!”
    “好。”这倒是没啥问题,就算只一口的限制,他也有把握把琪琪给弄上床和他一起做。
    “答应得这么爽快,我怀疑你有其他目的……”你恶狠狠地警告着,“纯喝汤,要是有剩下来,以后都不餵你了。”
    原来还有以后啊!应治礼心情大好。
    “走吧,咱们去超市买鱼吧!”既然琪琪都说了要餵,那当然要打铁趁热。
    “不看了吗?”你记得至少好几千件作品不是吗?
    “嗯,今天看了些好作品,怕继续看下去,其他作品无法公正评分。”况且有些作品就像琪琪说的一样,伤眼睛!
    “那好吧!”你点头,“真的挺辛苦的,今天买些好吃的补一下。”
    “另一个地方也要补一下。”从后面抱住你,嘴唇附在你耳朵上,“那个地方补好了,比什么美食、特效药都有效……”
    色魔,果然叁句话不离那件事!
    “回、回去再说啦……”你推着他,不想继续在大庭广眾之下,和他纠缠着。
    “回去就不说了……直接做。”曖昧地说完这句话之后,重新牵回你的手,带你来到停车的地方。
    等人一坐上车,应治礼大手一拉,就把你扯入怀中。
    他深情拥吻着你,这是他今天忍了很久最想做的一件事。
    你喘气着,没好气地看着他。
    “满脑子饱暖思淫慾,还有没有点长进啊!”
    “要不是你不会答应,我真想在玻璃屋后面和你做爱。”玻璃屋只能看到屋里的摆设,如果没人往后走来的话,那么他们肯定不会被发现的。
    “不可以!”你瞪他,“一定会被发现的。”
    “如果是晚上那就不一定了……”叹了一下,“不过还是算了,要是又感冒的话,我又得好几天不能碰你了。”
    你白眼,你们不是出来欣赏装置艺术的吗?为什么搞到最后,话题总会回到做不做那档事身上?
    “不跟你谈这个了,反正我是不可能会答应的……还有……”你一字一句地说着:“如果你还想喝到新鲜的鱼汤,那就赶快载我去超市,要不到时候买到冷冻鱼,你可别怪我没有早点提醒你!”
    “好好好,老婆大人说什么就什么,安全带系好,我们要出发了喔!”
    所以说什么艺术参观嘛……这种事还是留给那些有艺术细胞的人去欣赏就好,至于你嘛,还是乖乖做好家庭主妇的工作,把应治礼养得白白胖胖的就行了!
    --


同类推荐: AV拍摄指南快穿之玉体横陈 二乱交游乐园18禁真人秀游戏楞次定律_高h情色诱惑(NP,高H)生而为欲清凯(校园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