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御书屋
首页追妻火葬場 番外5.努力拼生育

番外5.努力拼生育

    应治礼努力做人、拼命做人,就是期望有一天能够夫凭子贵,一举抱得美人归。
    原本在他看来算是极为简单的任务,可是怎么知道,他时时努力、刻刻打拼,大半年过去了,琪琪的肚皮一样是没有动静。
    他是坚决不会承认他的精虫是有问题的,莫非不健康的人是他的琪琪?
    其实他对于孩子根本也不是那么执着的,只是用尽办法逼婚却没法子成功之后,生小孩这件事已经是他最后的手段了。
    “这药材小火慢燉,用八碗水兑成一碗,让你太太一个礼拜喝两次,很快就能生了。”安易的老婆娘家是开中药行的,而这味包有孕的药方可是祖传四代,服用过的人数以万计,没有人会不见效。
    “得喝多久?”如果必须喝上一年半载,那他还不如回头寻求西医的帮助呢!
    “快的话叁个礼拜、慢的话半年甚至一年都有可能……”主要还是看受孕者的身体状况而论。
    “那就先拿叁个礼拜的量吧!”他老婆年轻,体质一定不是那些年纪一大把的人可比拟的。
    “好。”安太太没有异议,“对了,你知道怎么熬吧?如果你不会熬,我建议你可以直接委託给我,我们家有在代人熬药,不过每一包需要加收12  元的代工费。”
    应治礼原本打算丢回老家让厨娘帮忙熬煮的,不过中药行既然有这项服务,那当然是让中药行来处理。
    区区12  元的代工费用,再多十倍他也花得起。
    “你确定小琪会乖乖喝药?”安易好奇,“她说不定不想生。”
    “这你就不用担心了,反正能怀上比较重要。”大不了他可以亲餵啊!
    “到时候药熬好了,我就快递给你送过去,一个礼拜喝两次就行了,什么时候喝无所谓的。”安太太再次叮嚀。
    “嗯,知道了。”说完,应治礼就离开了。
    若这药真的那么神的话,那么不用多久,琪琪就能怀上宝宝了。
    安易老婆娘家的中药行动作很快,才不过叁个工作天的时间,药就熬好寄出来了。
    六包100ml  黑抹抹的中药汤分别真空包装包好,可以直接喝也可以加热喝它。
    收快递的是你,拆开包裹时人还一头雾水的。
    “这啥?”前后翻了翻,“生子汤?”
    看到这叁个字你心中瞭然,八成是男人被逼到走投无路了,才想出来的办法。
    其实你也不是真那么不想嫁,纯粹就是看着应治礼那张得意洋洋的嘴脸,就……忍不住想摆摆谱而已咩!
    反正现在这样也很好啊!他也不会因为少了那张结婚证就不喊你老婆了嘛!
    算了算了,肚皮没有动静你也是有点小担心的,这也算是你迟迟不肯点头的原因之一。
    要是你不能生,那么你哪里还敢嫁给他。
    晚上应治礼回来之后,你就告诉他有一件寄给他的包裹。
    “来了?”满脸喜色,“琪琪,来~~”
    你走到他身旁,应治礼一把搂过你坐到他大腿上。
    “这药汤一个礼拜喝两次,什么时候喝都可以,要记得喝知道吗?”揉着你的肚皮,他已经开始在幻想女儿长在你的肚皮里了。
    “喝什么的?”你看过说明了,但还是假装不知道。
    “喝生小孩的。”他也没说谎,“我的宝贝女儿还指望你给我生出来呢!”
    “这是包生女的药吗?”作势要去拿来瞧瞧。
    “不是。”稍微松开手,“不过我们命中注定只会有女儿。”
    你:……
    这人到底哪里来的自信啊?
    “会不会很难喝啊?”良药苦口,你感觉这药肯定好喝不到哪里去。
    “要不要我餵你啊?”他等待的就是这一刻。
    “不要,这一包叁口左右就喝完了……要是给你餵,大概又得多增加叁个小时的时间。”你太清楚餵药不过就是男人找滚床单的藉口罢了。
    “太伤我的心了,我是怕你苦啊!”假意埋在你颈项间抽泣,“今天先喝一包吧!”
    打铁要趁热,东西都新鲜送到了,没理由不试喝看看。
    “喔……”
    你起身去厨房拿碗来盛装,剪开袋子倒出那一滩乌漆抹黑的液体,那浓浓苦涩的中药味道充斥着整间客厅。
    你皱着一张小脸看着他。
    “不喝了行不行?”这味道真心不好闻啊!
    “可怜的琪琪……”这味道他也实在没有很想亲自餵……
    瞪他一眼,这男人不是刚刚还表现得一副可以效劳的模样,结果真的要他效劳了,人就蔫了。
    你把药汤隔水加热,大概十来分鐘之后,再把汤药拿出来。
    吞了一口口水,你越想越觉得自己很可怜,自己才23  岁而已,也没必要这么早当妈不是吗?
    “琪琪快喝。”应治礼催促着。
    “你不要站着说话不腰疼。”你瞪他瞪他瞪他,真是太欠揍了这男人!
    “乖,喝完有奖品。”应治礼改祭出大礼诱惑。
    “我不相信你。”所谓奖励爽的都是男人吧!
    “是真的,保证是你喜欢的。”他说的信誓旦旦。
    你还是抱持着怀疑的态度,但药都买了,还是喝了吧!
    说是叁口就乾完了,但入口味道真的好苦好苦,你小脸都皱成一团了。
    “呸呸呸,真的好难喝……”你灌了好大一口白开水,“到底去哪里找到的配方啊?”
    应治礼:好险没买半年份……
    “我去买糖。”说完立即跑出去。
    你好苦恼地看着那一碗黑汤,内心正陷入天人交战中,小恶魔一直鼓譟着倒掉倒掉;但小天使则是一直劝戒着喝掉喝掉。
    To  be  or  not  to  be,  this  is  a  question.
    结果你犹豫了老半天,也还是没能做决定。
    应治礼期待你怀孕的动机虽然不单纯,但与他一同孕育孩子也是让你很期待的事情啊!
    又跑去装了一杯白开水,接下来你以一口药汤兑一杯开水的速度,开始解决掉那碗生子汤。
    而应治礼买糖的速度也挺快的,你都还没喝完,他人就回来了。
    “我不知道琪琪你比较喜欢什么口味的糖,所以看到的全都买了一包,反正后面还有五次要喝,你应该用得到……”应治礼越说越心虚。
    琳瑯满目的糖散落在茶几上,大概十来包左右。
    你随手挑起棉花糖打开塞了一颗进嘴里。
    瞬间甜甜的滋味充满口中,总算是好一点了。
    要不再一口汤一杯水的这样喝下去,你不饱都很难。
    目测应该再叁口才能喝完吧……毕竟难喝的程度超乎你的想像,你实在无法一次一大口地这样喝。
    每喝一口你就吞一颗棉花糖,这样进度总算快一点了。
    好险不需要天天喝,要不然你真的会跟男人翻脸兼翻桌。
    “加油琪琪,剩下最后一口了。”应治礼也很煎熬,因为他实在怕极了你会一气之下不喝了。
    喝下最后一口,你不急着要吞棉花糖,而是将碗放回原处之后,就跑去坐在应治礼的大腿上,双手勾着他的颈项,将红唇送了上去。
    不给他嚐点苦头你不甘愿啊!
    应治礼当然知道你要干嘛,不过老婆是自己找的,苦着脸也得继续宠下去。
    他手掌在你后背上游走,伸舌头与你的交缠在一起。
    舌尖传来苦涩的味道是真的吓人,看来这帖药方一定非常有效,要不这么苦是怎么成为中药行的祖传秘方的!
    吻了好一阵子你都快没气了,才把他放开。
    “如何?”你问的是他对这药的感想。
    “真甜,尤其是琪琪你主动的时候。”应治礼意犹未尽地舔着嘴唇。
    “我才不是问这吻。”就知道他会楼歪,“我是问这药的味道你觉得如何啦?”
    “嗯……刚刚没仔细感受,要不我再吻一次看看。”说毕,又抓着你吻了起来。
    但比起刚刚那个吻,这个时候嘴里面的味道早就消散不少了。
    所以这一吻结束,应治礼还是没能说出嚐药的心得。
    “不行,琪琪的小嘴太甜了,我得再认真点才能嚐到药的味道。”又准备再次吻上你。
    “停、停啦!”你挣脱出来,“我傻了才会问你味道怎么样。”
    “下次觉得苦了,就跟老公说,我可以吻到你忘了喝药苦这件事。”他体贴地保证。
    “不、必、了。”你从他身上起身,把碗拿进厨房里清洗掉。
    一个礼拜喝两次听着虽然不多,但因为非常难喝,你每次要加热时总是要趁应治礼在家的时候才要做。
    最后喝完的动作也一定是把口中的苦味全都渡给男人你才甘心。
    就这样叁个星期结束,你几乎是想买鞭炮沿街放送着了。
    真是太高兴了,呜呜呜,好感动。
    “我真的不想再喝那个鬼东西了,以后不准再买了。”你恶狠狠地警告。
    “好,以后不买了。”他答应你。
    当天晚上,应治礼照惯例必须和你打上一炮,他脱了你的睡衣,两隻大掌揉捏着你的椒乳。
    “嗯……”扭动着身躯,将胸部整个挺起来,“礼……吸我……”
    应治礼照做,舌头极富挑逗地吸吮你的乳头。
    粉嫩的乳肉被吸吮得都红肿了,男人开始将目标往下半身攻去。
    “小骚穴怎么插都不腻,琪琪你说你到底对我施了什么魔法啊?”食指按压在阴蒂上头,男人飞快地揉捏着。
    “嗯……啊……”淫液不停地流出来,发出了噗哧噗哧的声响。
    脚趾头捲起,极力忍耐着叫嚣让男人插进来。
    “要不要吃肉棒?想用哪张小嘴吃?”舔着你的唇,他色情地问你。
    “嗯……下面……”你害羞地用私处蹭了蹭男人的肉棒,答案呼之欲出。
    “好,奖励琪琪这么诚实说出自己的慾望,老公这就给你……”扳开你的大腿,男人熟门熟路地进入。
    “嗯……好舒服……”巨大的肉棒填满小穴里每一处空间,你拼命收缩着,想狠狠绞紧在身体里的那根巨物。
    “琪琪真棒……老公被你夹得好舒服……”应治礼也很爽,他现在和你身体简直契合到不行,甚至只要一个动作,你们彼此都能知道对方想要的是什么。
    “要快的……”你嚶嚶喃着,“老公……快的……”
    “好,快的快的。”应治礼从善如流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你满意地淫声浪叫着,男人抽插越快速,你的快感就越深。
    “啊……那里……”敏感的穴壁一点被击中,你惊叫一声,“礼……琪琪还要……”
    以往你的G  点应治礼都要用手指才能抠到,但现在你更投入到与他的性爱之中,身体每每都敞得极开,他也更好顶弄得到。
    穴壁上软肉被龟头疯狂戳刺,你手指紧揪着身下床单,口中的呻吟声破碎不堪。
    小穴绞得越紧,应治礼就越是顶得越深入,直到龟头顶到子宫口了他才善罢甘休。
    淫声浪语毫不间断,身下的床单被淫水弄得湿答答,房间温度升高,你们两人沉浸在性爱之中不可自拔。
    就在应治礼拼命照拂穴壁上那敏感的一点时,你疯了似的开始挣扎,想……想尿尿……好想好想……
    “礼……要尿……”推拒着他,你快憋不住了。
    应治礼知道这时候不能退缩,仍是不管不顾地疯狂针对那一点。
    “啊……啊……”你尖叫,大量液体喷洒在堵住小穴的肉棒上头。
    热烫的淫液浇灌在紫红色阴茎上,应治礼舒服地低吼一声,又开始强势地抽插顶弄。
    真是太爽了,小穴又湿又紧,还会吸,要不是他意志力惊人,早跟着射了出来。
    “琪琪,我真是爱死你了……”他屁股动得飞快,不过因为你绞得太紧了,他还是有点阻碍。
    你哭哭啼啼,身体绷得紧紧的,高潮持续下不来,你的手乱挥乱舞,就只想找到个能解脱的方法。
    只可惜男人在这时候完全提不起怜香惜玉的心情,他沉溺于性爱之中,只想与你共沉沦。
    叁个月后--
    你总觉得最近食慾没有很好,明明日子一样在过,应治礼也同日常一样没有惹你生气,但你常常半碗饭吃到一半就吃不下去了。
    “怎么了?”应治礼也注意到了,“人不舒服吗?需要我找林逸致来看看吗?”
    “有点想吐……”你嘟囔着,“又有点想吃辣……”
    想吐?想吃辣?应治礼立即反应过来。
    “等我一下。”说完,立马衝出家门。
    应治礼跑去附近商店买了验孕棒,然后又立即衝回家。
    “琪琪这个……”拿出验孕棒,“去试试!”
    你原本还不明所以,不过看到验孕棒也知道自己最近的状态是为了什么。
    应治礼催促着,心心念念等着你测出来的结果。
    “如何?”看你走出来,连忙上前。
    “两条线……”你伸出手,把验孕棒递过去。
    笑容渐渐从应治礼嘴角延伸,那中药真他马的太有效了!
    “琪琪,我要当爸爸了!”抱着你开始转圈圈。
    “啊……头好晕,放我下来啦……”你搂着他的肩膀,“你这么粗鲁小心伤到宝宝……”
    “对、对吼,来……坐好……”小心翼翼地把你放下来。
    应治礼立马联络林逸致,让他安排检查。
    有钱能使鬼推磨,林逸致很快就安排好了。
    一连串检查下来,确实证实你怀孕了。
    “男的女的?”应治礼立马问主治医生。
    “很抱歉,我们不能公佈小孩子的性别……”医生话都还没说完,就马上被打断了。
    “别跟我说那些有的没有的,我只要知道结果。”霸气表示。
    你捏着他腰间肉,现在是霸总演上癮了吗?
    他回握你的手,安抚地拍了拍你手背。
    “应先生,现在你太太肚子里的胎儿还太小,我们就算想知道也无法啊!”主治医师有点头痛,初为人父母的夫妻有时候还挺难应付的。
    “那我老婆说她想吃辣……”
    这次换应治礼话被打断。
    “酸儿辣女是民间流传的说法,没有什么医学根据,应先生还是别太早做判断。”医师判断是要有科学根据的。
    “反正我老婆肚子里的这胎只能是女儿。”连这种事他也要霸道才甘愿。
    你不想理会那个沉浸在喜悦之中,独自发疯的男人,转头听着医生的交代,务必要让宝宝受到全面性的照顾。
    离开医院之后,应治礼开始交代老家那里派人来照顾你。
    抗议无效,别说煮菜了,连拿抹布擦桌子都是不被允许的。
    “我很无聊。”你嘟囔着。
    “我陪你。”他说。
    “陪我大眼瞪小眼吗?”事情都被本家派来的阿姨揽去做,你整天不是吃就是睡,人都肿了一圈。
    你觉得自己好胖好肿,但应治礼反而满意得不得了。
    直到下次回医院產检时,才被医生念了好长一段时间。
    说孕妇胖得太快,这样很不健康,希望能控制好体重,要不只能强行减少用餐的次数。
    然后不只太胖是个问题,连不运动也成了医生唸人的原因之一。
    回程路上你简直气得想跟男人冷战。
    “好好好,回去你想做家事就做,但不准爬高、不准提重、不准剧烈的、不准蹲下的、不准费力的、不准……”他开出一拖拉库的条件。
    哼,不理他。
    你这次一定要争取到自主权。
    “琪琪,心情不好会影响到肚子里的宝宝的……”他说。
    “如果要让我心情恢復,就解决那个让我心情不好的人吧!”你冷冷地讽刺着。
    “好好好,说解决就解决,罚他这段期间负责满足你所有的慾望。”这惩罚他可爱着呢!
    白了他一眼,要不是为了胎教,你肯定把包包整件朝他脸上丢过去。
    一想到这种日子还得在忍受六个月,你就头痛得很啊!
    在应治礼的威胁逼迫之下,满20  周时,女医生终于顶不住压力,告诉了应治礼你肚子里的宝宝是个女孩子。
    这下应治礼几乎像是疯了一样,扫荡了无数无数女娃娃需要用到的东西。
    你顶着五个多月大的肚子,双手插腰,像隻茶壶一样,站在他面前。
    “你别再买了,宝宝的包屁衣至少可以穿上叁个月不带重样的,你会不会太夸张……”
    “我女儿只能用最好的。”他霸气地说。
    “不准再买了,你再买我就把你的手剁掉。”你怒气冲冲。
    “哎,孕妇火气不要这么大,来来来,喝杯茶,消消气。”应治礼狗腿似店小二。
    “你那些东西一买再买,很多根本还不会用到就要不能用了。”你抱怨着,这段期间他不准你做家事,所以你乾脆认真地上网找育儿知识。
    他摸着你的肚子,“用不到就用不到,总比需要用的时候却忘了准备好吧!”
    “歪理,你就是没经歷过人生疾苦。”赖在他怀中,咬着牙念他。
    “是是是,老婆你骂得是。”他现在可不敢轻易惹你生气,除了买东西这件事之外。
    你怀孕没多久你们就结婚了,因为男人很坚决他的孩子不能成为非婚生子。
    藉口,如果不想生非婚生子,那他就不该那么努力想让你受孕。
    不过既然能受孕,你要嫁他倒也不是不行。
    “也没见你改过啊……”继续叨叨念着。
    “谁说的。”他反驳,“我最近都没再买车了。”
    你:……
    要不是踹人自己会重心不稳,你一定会踹死他。
    都已经买了六台婴儿车了,他还想怎样?
    “我怀疑这一胎如果是男孩,你还会不会这么用心……”
    “不会,男孩自生自灭就行了。”这回答还真是直白。
    很好,继续聊下去可能会闹出人命,你果断决定不聊了。
    好险你这一胎怀孕状况极好,不害喜、不反胃,除了一刚开始有点食慾不振之外,其他时间都挺正常的。
    怀孕第38  周,你的肚子已经大到需要用托腹带撑着才不容易腰痛。
    小腿时常水肿,后期的你胖得很快,体重都快65  公斤了。
    “好胖……我从没这么胖过……”你嘟囔着。
    “不胖不胖,谁说你胖,我就找人把他……”怕肚子里的宝宝听见,应治礼改比手势。
    “有病……”还抹脖子哩!这男人自从要当爸爸之后,行为越发幼稚了。
    “是啊,那些说你胖的肯定都是些眼睛有病的。”他肯定地说。
    你不想再与他扯些五四叁的,就打算起身回房间。
    只不过一站起来,你就感觉下腹部一阵疼痛。
    “啊……”站不稳。
    好险应治礼眼明手快扶住你。
    “琪琪,怎么了?”他紧张地问。
    “好痛……”痛到你都快哭了。
    “是不是要生了?”先让你坐进沙发里面,“我去拿车钥匙。”
    之后一把抱起你,准备开车去医院。
    “还不能收,应先生你先带你太太回去吧!等羊水破了再来。”直接被拒收了。
    “她都痛成这样子了,你们还叫我载她回去?”有没有搞错?
    医护人员早已习以为常,很多產妇家属都是这种反应的。
    “礼……好痛……”你嚶嚶哭泣着。
    “不哭不哭。”他扶着你在大厅坐下来。
    阵痛一阵子一阵子地来,你们就在医院大厅里来来回回,直到被医生退货第四次之后,应治礼才终于死心要带你回去。
    不过才刚走到医院大门口,你立即痛到小脸都皱成一团。
    “好痛好痛……老公……呜呜……”
    打横抱起你,又走回去找医生验货了。
    如果这次再被拒绝,他就打算拆了这家医院。
    “行,把產妇推进待產室里。”医生这次总算愿意收了。
    “这位先生,你不可以进待產室。”应治礼被护士挡在了门外。
    天啊!见不到目前情况他好心急啊!
    又在外头等了一个小时,才有护理人员来问他是不是要跟着进產房。
    他当然要进去陪着琪琪啊!这还用问。
    產房里你凄厉大叫,汗水都把头发给浸湿了。
    好在这胎还算顺利,你生了叁个小时就把孩子给挤出来了。
    应治礼抱到女儿的那一剎那,觉得自己人生都圆满了。
    有妻有女,他还有什么好遗憾的。
    女儿还没抱够,人就被护士抱走了。
    他来到你旁边,握住你的双手,看着你狼狈不堪的模样。
    “老婆……你辛苦了……”亲吻你的手指,“谢谢你……琪琪……我爱你……”
    你微笑,他这么感动也就不枉你痛了那么久才把女儿生下来了。
    “好累喔……”你撒娇。
    “睡一下,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的。”他保证。
    你点头,安心睡了过去。
    叁年后--
    都说女儿像爸爸,这好像也不那么一定,因为你们的宝贝女儿真的长得比较像你。
    但如果说女儿是爸爸上辈子的情人,这你就百分之百相信了。
    应治礼宠女儿简直就是到了走火入魔的程度,你多少次的警告都被他当成耳边风给拋到脑后去了。
    “你要不要放她下来自己走?”你忍着想翻白眼的衝动对男人说。
    “小公主,爸比抱好不好?”应治礼没有回你,而是问了怀中的可人儿。
    精緻模样的小女孩点了头,“爸比抱。”
    “好好好,爸比抱。”继而转头对你说:“女儿说要我抱。”
    “周周,下来自己走。”在你们家,你就是扮黑脸的那一个。
    美眸眨了一下,应茹周乖乖地听话。
    她想跳下爸比的怀抱,不过男人不放手。
    “这次爸比先抱着,下次你再自己走就好了,周周乖。”应治礼这么说。
    你头疼地看着他们父女俩,很好,谁让女儿真的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被当成公主养也不奇怪……
    “不理你们了……”你推着超市的推车,逕自往蔬果区走去。
    “爸比……妈咪……”周周见妈咪不开心,她也会很难过的。
    “那你要下来自己走吗?”应治礼问。
    “嗯嗯。”她点头。
    啊!他的宝贝女儿真是又可爱又乖巧,小小年纪就这么懂事体贴,怎么会让人不想多疼一点呢!
    “好,那下来爸比牵着。”他放女儿下来,然后牵着她走在你身后。
    你虽然没看后面,但也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你好气又好笑,他这么宠女儿,那你倒要看看,以后女儿长大了,交了个男朋友了,他还能怎么办。
    应治礼恐怕自己也不知道,可能在十八或二十年后,他面对女儿交往的对象时,会不会这么轻易就放行了呢!
    --


同类推荐: AV拍摄指南快穿之玉体横陈 二乱交游乐园18禁真人秀游戏楞次定律_高h情色诱惑(NP,高H)生而为欲清凯(校园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