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御书屋
首页论收集讯息的姿势[快穿] 第167页

第167页

    “你是怎么知道刘舟死了的?”陆清吟平淡的问,目光时不时的落在远处,又在不经意间打着转回到刘返身上。
    “还能是怎么知道的?”刘返笑了下,可那笑容里藏着苦涩,还藏着点古怪的扭曲,像是苦中作着甜,“我的妻子告诉我的,她亲自找的人,录了视频。刘舟死了,她向我坦白,坦白后也……”
    话说到这里,刘返的声音随即消失,带着哽咽压在了喉咙里,在这个时候,不仅是唯一的儿子死了,陪伴多年的伴侣也选择死去,这对一个人的打击有多大,陆清吟没去想过。
    “穿梭器的项目?”陆清吟本来没打算问这件事的,因为刘返来找他说这些事情的真正目的,他还没弄明白,可听刘返说完这些事情后,他有一种奇怪的预感,穿梭器的项目肯定也是刘返投资的。
    “是,是我投资的。”刘返点点头,“本来是用来调查刘舟死亡的前因后果,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
    陆清吟沉默了一会,“你的太太有说为什么要杀刘舟吗?”
    刘返停顿了一会,面上的痛苦渐露出来,其中的痛苦跟着话语一起展露在陆清吟面前,“她死之
    前和我说了很多。你可能不知道,她和我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结婚后的感情一直很好,直到我把刘舟带回来。”
    陆清吟确实不知道这件事情,对知名企业家的感情过往,他从来都是不感兴趣。现在听刘返说起来,竟然从中听出了怀念的味道,年少青葱时候的爱情和人到暮年的相伴,该是件多美好的事情。
    人世间的不完美往往是和美好同时生存,仅仅有着一线之隔。
    刘返和他妻子的美好从刘舟出现开始破裂,直到形成现在这幅局面,剩下刘返一个人。陆清吟不知怎么想到了楚牧遥,他们以后会是什么样呢?
    “以前我以为我妻子会在往后的接触中慢慢的对刘舟改观,现在看来是我妄想了。她那么倔强的一个人啊,认定了事情就不会轻易改变。矛盾不是一时产生的,他们之间的摩擦是我想不到的,现在惨相酿成,我也无力多说什么,杀人者和被杀者都是我的亲人,我唯一能做的就是送他们入土为安。”刘返看着墓园的方向喃喃自语。
    陆清吟轻轻的叹了口气,一个家庭的悲剧,映照了其爱情的悲惨,刘返妻子对刘舟的感情大概是很复杂的吧?这一切都无从验证,这件事到这里,也就算是得到了一个解答,刘舟的案子交接局里刑侦大队就行了。
    “至于伤了你的人,”刘返调回目光,紧紧锁定着陆清吟,“确实是误伤,那个人是我妻子派去毁掉尸体的。他们误认为你查出了有用的东西,才对你下手。”
    “他为什么自杀?”陆清吟目光如针的回视着刘返,“既然是误伤,就没有自杀的必要吧?”
    “他们组织的规则。”刘返微笑着说,“不要再问下去,你知道的越少越好,陆法医,有些事情你们不知道,才能更好地生活下去,想我们这种全身都陷在黑暗里的人,就无所谓了。”
    陆清吟像是摸到了一层隔离膜,那边好像藏了个足以颠覆他三观的世界,刘返的话在一定程度上给他敲了次警钟。以他现在的能力和手段,在那个世界根本没法立足,陆清吟要笑不笑的看着刘返。
    “刘先生若隐若现的引诱是想做什么?”陆清吟轻声问。
    刘返还是微笑,“看在你是楚家小侄儿的人面上,我就推你一把,免得你落个半夜进阎王殿的下场。”
    陆清吟轻笑了下,转身走了。
    刘返看着他离开的背影,也跟着笑了笑。
    陆清吟看见站在不远处和章漾说话的楚牧遥,心下松了松。刘舟的事情究竟是不是像刘返说的那样,他会上报给局长,再调给刑侦队,他会协查,却不会做主力。刘返给他的提示很多,如果他再贸然插手,不仅他有危险,还会连累到楚牧遥。
    楚牧遥和他在一起这么久,他好像从来没有给过对方安全感。
    这一次,他选择退缩,如果对方不懂得识颜色,那么,他将会重新拿起属于自己的那把手术刀,扛起一份惩戒,让对方知道,泥人也有三分火气。
    “谈完了?”见他下来,楚牧遥先扭头看着他问。
    陆清吟抬抬眉没说话,只拿目光去看章漾,章漾一脸无辜,像是真的什么都没说。陆清吟懒得搭理他那副模样,和楚牧遥肩并肩的走,低声说着悄悄话。
    章漾站在原地,看着率先走了两人,翻了个白眼叹了口气,嘟囔着说,“最后还是变成了个妻奴啊。”
    “请你吃饭,去不去?”前面的陆清吟忽然扭头问。
    “去。”章漾想也不想的回答,大步跟了上去。
    陆清吟变成妻奴又怎么样?只要他还是那个战无不胜攻无不克,所向睥睨的高岭之花陆清吟不就好了?
    人,活在世间,受多束缚,失多自由,终会失去人生目标,所以,在还算自由的时候,朝着自己的目标努力的前行吧,至少给自己一个努力过的回忆。
    --


同类推荐: 每次快穿睁眼都在被啪啪(NP)这是你的绿帽[快穿]你闻起来香香的【中短篇肉文合集】风流女相(女强,NPH)推倒娱乐圈 (NPH)【快穿】情欲攻略游戏女配有病[快穿]渣攻总为我痛哭流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