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御书屋
首页藏在你身体里的糖(校园H) 肏到没力气(H)

肏到没力气(H)

    小姑娘话一出口,楚乙脑海中那根名为“理智”的弦彻底崩掉。
    小时候在庙里,他虽是俗家弟子,但整日里无事,也会跟着师父师叔们诵经念佛。寺庙清净,除了日复一日的扫洒练功,诵经讲经之外,他没见过太多红尘快活。
    那时候,楚乙学会的第一个字是:空。
    他明白的第一个道理是:克制。
    后来下山,他在俗世中求立身之地,养活自己,要见很多人,历许多事。
    他的世界开始充满了“欲”。
    可这些欲对他而言就像是隔了一层,他在自己铸成的方圆之地里活着,并不会被欲蒙了眼,被欲乱了心。
    直到他遇见季明月。
    明月挂在天边,遥不可及,却又洒落他满身。
    他开始在这“欲”里沉沦,就像从未吃过糖的孩子,尝到一点滋味,便想要得更多。
    而现在,他的明月邀请他占有她,进入她,与她交融。
    “明月”楚乙喉结上下滚动,发出的声音沙哑得不像话,“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季明月方才勾引得大胆,此刻却有些脸红,不满道:“明明是你逼着我叫老公。”
    她双手搂上他脖颈,“楚乙,你都硬成这样了,要是再不碰我,就不怕它坏掉吗?”
    小姑娘娇声娇气,说出的话却像催情的良药。
    楚乙眸色一沉,伸手扒下她的裙子,手指探入薄薄的底裤之中。
    那里早就湿得不像话,他用中指探了探,软肉立即将他包裹。季明月弓起身子嘤咛一声,他不自觉顶到花穴里的小核,便拨了拨。
    “楚乙你快点呀”
    她下身空虚得厉害,想要被什么快点填满。
    楚乙亲亲她的唇,哄道:“别急。”
    他在一旁的抽屉里拿出个小小的盒子,季明月一眼便知道是什么,没好气地轻轻踢他一脚,“你明明连套都买了!”
    亏她还觉得自家男朋友是个老实的可怜虫,还主动撩拨了这么久,没想到人直接准备好了避孕套。
    男人果真不可信。
    楚乙无奈:“打工的会所给的,顺手拿了回来。”
    季明月才不信他,哼哼唧唧地催促他快点。
    楚乙拆开个套子套上,季明月支起身体好奇地看他动作,还没看个究竟,就被一把推倒。
    “呀!”她惊叫一声。
    穴口被个硬邦邦的东西轻轻一拍。
    陌生的触感让她有些胆怯,扭着屁股想要离这东西远一点。楚乙却将他禁锢得半点不能动。
    他语带笑意:“躲什么。”
    季明月方才还欲求不满,现在只觉得骑虎难下,磕磕巴巴道:“楚乙,我觉得我还没呜呜呜你干嘛呀!”
    她一句话还没讲完,半个龟头却挤了进去。
    两人四目相对,季明月的呜咽被含在口中,她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疼呜呜呜好疼啊我不要了楚乙不要了”
    楚乙那根粗长的鸡巴只进去了个头,被她花穴里的软肉吸得头皮发麻,哪里停得下来,只能吻着哄她,“放松点明月让我进去马上就不疼了”
    季明月被他吻得神智不清,只知道扒着他的肩膀喊疼。
    楚乙却缓缓地插入得更深,她的甬道湿滑而紧实,夹得他有些不适,更多的却是接踵而来的欢愉和舒爽。
    他见季明月渐渐适应了他的尺寸,开始缓慢地抽插起来。
    季明月疼得厉害,疼完了又有点爽,眼泪流了满脸,最后索性扭着屁股求他:
    “嗯嗯啊深一点啊呜呜再深一点呀楚乙”
    “别动嗯啊又进去了”
    交合处不停发出“噗噗”的声响,床板嘎吱嘎吱摇晃着,夹杂着男生的喘息和女生的呻吟。
    “太大了呜呜老公人家受不了了”
    “啊啊不行了要去了”
    她被楚乙面对面抱着抽插了数十下,又被换了个面儿放到床上跪着,男生的鸡巴压根儿没变样,倒是比之前更大了些,狰狞着有些可怕。
    季明月迷迷糊糊,只知道任由楚乙摆弄,后面凉飕飕的,刚高潮过的小穴流满了汁液,湿答答地往床上掉。
    她一时没了东西填满还有些不适应,伸手去找后面的楚乙,还没够到,就被掐着腰怼了进去。
    一入到底,楚乙低低地呻吟一声,季明月却猝不及防的痛呼出声。
    这个姿势比刚才插得更深,她被怼得往前一晃,又被楚乙拖了回去。
    男生无奈:“怎么这么不经撞。”
    季明月咬着牙哭哭啼啼,伸手到后面去推,又被楚乙握住手腕反剪到背上。
    她的马尾散落开来,一头秀发铺散到肩上,乌黑与瓷白交相辉映,显出迷人的光彩。
    小屁股被楚乙的鸡巴插得一晃一晃。
    “你轻点啊呜呜浑蛋要要散架了”
    楚乙挺着腰抽插了数百下,精壮的肌肉此刻线条分明地显露出来,逼仄的小屋有些闷热,汗水就顺着这些沟壑分明的线条往下滑落。
    他重重地插入,又缓缓地抽出。
    季明月嗓子都哑了,眼泪和汗水混在一起,一张小脸可怜兮兮的。
    她不知道尖叫着高潮了几次,才感受到身后的男生低吼着在她里面释放。
    那泡浓精的份量被套套挡着她也能感受到,要是全都给她射了进去,小肚子都会撑满。
    楚乙将鸡巴抽出来,套子里面是他白色的精液,外面却黏黏糊糊一层透明的蜜液。楚乙打了个结扔进一旁的垃圾桶。
    季明月软软趴在床上,还在微微抽噎,她红着眼回头望楚乙,看见他又随手从盒子里抽出个新的套子,欲哭无泪。
    “你干嘛呀楚乙”
    她被男生搂着腰抱起来,后背抵着他的胸膛,她无力地挣扎两下,换来的是男生对她双乳的抚弄揉捏。
    “你不是不是都射了吗?”
    “又硬了。”楚乙十分坦然。
    她不可思议,男生却怕她不信似的,往前顶了顶,季明月感受到屁股上传来的触感,哭都忘了哭。
    楚乙哄她:“我来动,不会累的。”
    说着又把她抱到怀里,对准穴口将她直直地放了上去。
    季明月半坐半挂在他腿上,浑身的力量都悬在空中,失重感让她有些不适应,偏偏身下的鸡巴一下子将她贯穿。
    “啊——”她尖叫一声。
    紧接着便是男生挺腰而来的一波又一波插入,季明月上下晃荡着,用尽了力气,只能随着节奏发出呜呜的呻吟。
    后来索性趴在楚乙肩上,任凭他肏得她汁液四溅,高潮迭起
    她听到男生叫她的名字,指尖无意识滑过他眼角和鼻梁上的伤痕,吻了吻他的嘴角,随即又趴倒在他肩上。
    她和楚乙,像两只小兽互相舔舐伤口,终于彻彻底底拥有了彼此。
    zγцzんàǐщц.cδм(zyuzhaiwu.com)zγцzんàǐщц.cδм(zyuzhaiwu.com)———
    んаìτайɡsんúщú.úκ
    --


同类推荐: 每次快穿睁眼都在被啪啪(NP)这是你的绿帽[快穿]你闻起来香香的【中短篇肉文合集】风流女相(女强,NPH)推倒娱乐圈 (NPH)【快穿】情欲攻略游戏女配有病[快穿]渣攻总为我痛哭流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