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御书屋
首页余家娇娘 三零一、情牵 ⓧτfгёё㈠.℃ǒм

三零一、情牵 ⓧτfгёё㈠.℃ǒм

    秀儿剧烈的打了一颤,激敏的浪穴夹紧了体内那根猛击一记再次缓冲慢摩的狰狞肉根,媚肉缩绞茎身,她吐着舌尖儿哭着乞怜,“夫君呜不要羞死人了被她们听见啊会疯的”
    “就是要让她们听见。”余庆轻咬住她的舌尖,紧实的腰胯疯狂地狠猛抽插起来。
    “不行啊不行余二哥不要啊啊”酸麻的骚穴从穴口到子宫内壁全都落入男人的掌控,所有敏点全部齐齐承受着那猛兽力道十足的撞击,秀儿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从强自抑制到酥颤失神,浪淫的叫声终是破了喉,“呜啊慢些不要那么快啊啊受不住了好舒服夫君操得好深麻呜呜要泄了啊”
    “泄吧。”清冷的音调掩不住那层惑心的嘶哑,秀儿哆嗦着夹紧了他胯间那根今日格外凶悍的大肉棒,她的声音越来越高,直到一声淫叫冲击脑顶,便再也忍耐不住的泄了出来。
    “夫君啊泄了秀儿泄了啊啊”高潮的极乐快感瞬间蹿至秀儿的四肢百骸,被余庆紧抱住的身子剧烈颤抖,四肢全都爽得绷紧激颤,尤其是骚媚至极的小嫩穴紧箍着那不曾停歇分毫的粗刃,宫口酸胀,“不要啊啊余二哥别再操了呜呜我不行了又啊啊啊”
    秀儿爽得两眼都没了焦距,潮喷的浪水一股股的从男人猛戾的抽插间隙喷涌出来,紧小痉挛的小浪穴把他的粗根吸裹得阵阵发麻,余庆在极度的舒爽中根本无法停止,也不愿停止。下身越撞越狠,紧缚缩颤的媚肉与子宫把他的整根狞兽绞得死紧,更在吮啯吸绞间化作无数张痴缠的小嘴缠绕含舔。
    高潮降临掀起一波波滔天的巨浪,急促的快感席卷常秀娟的周身,淫浪的骚穴被大肉棒填充狠操的快意爽利将她抛上天际滞留云端!
    “骚妻,我这样次次狠操也没将你操松,骚穴一直这样紧嫩,是故意引我疯狂了。”粗大狰狞的肉根把娇弱惹怜的娇娘干得不停颤抖抽搐,喷出的汩汩阴精与骚水一起被捣成了细白的泡沫粘在红艳艳的骚肉穴口,一对藏在衣中的大奶子偷偷弹跳,挺着那两颗不为人怜的奶头与衣料摩擦起痒,余庆爱极了她弱气淫浪的模样,滚烫的大龟头又急又狠的朝着那深陷高潮中不停哆嗦的骚芯猛戾操击。
    “啊啊余二哥又泄了呜呜啊不啊啊啊”秀儿被男人操到了极乐巅峰无法回落,一双泪眼迷蒙失焦,浪淫着想要求他不要操得这么狠,却头脑混沌分辩不清。
    狭长的凤眸眼角飞红,余庆锁定她淫哭的小脸,劲腰飞速狂挺,粗戾的大肉棒尽根捅进抽缩的骚穴里又迅猛撤出,龟头上膨胀的肉冠把泛滥的浪水与阴精从里面刮出来,又在狠狠地戳击时让那骚水飞溅的更加散乱。
    “娘子叫的这般骚淫,全被听去了。”余庆眼中全是想将她彻底占的狠戾,纵使察觉出她在不停的喷水高潮也不愿放开她一瞬。
    “唔啊不要夫君饶了秀儿呜”难抑的羞耻让秀儿拼命摇头,她想忍住声音,可那巨大骇人的凶兽不给她分毫的喘息机会,迅猛狠戾的不断向上操顶着敏感的穴芯与子宫,细滑的肿胀浪肉被茎身上鼓凸的青筋反复摩擦,激烈的快意在骚水外溢的小骚穴里疯魔乱窜。
    “你还是叫给她们听吧,若隐忍不叫,我现在就放下你,然后将你腿心的骚珠咬下,日日含在口中舔玩。”他朝着挺翘的阴蒂生生撞磨了两下,吓得早已神智恍惚的女人猛然缩夹起紧嫩的蜜肉。
    “不呜不啊啊余二哥不能”秀儿被他操得泪眼迷蒙,更被他的言辞吓得骚穴猛抽。如果是余福或余祥跟她说这样的话,她不过反应敏锐些知他们是在与她撩情,可余庆说这样的话就不免趋向真实,她怕极了,两手揪紧了他的衣裳呜咽着伸舌去舔他薄唇,“呜夫君不要咬骚珠啊不能咬恩”
    余庆与她唇舌交缠半晌,听她娇哭连连,媚肉越吸越绵。他眸色暗沉,两手猛力托起她的小屁股,劲腰同时快收,下一刻手劲儿下放健胯戾迎,绞裹缠绵的性器瞬间相合!这一下插得太深太狠,秀儿昂首高声浪叫,肿胀的骚芯和紧缩的宫口被一串激酸炸开了整个腹腔,仿若天雷闪电同时劈下,热辣的快感从穴口直冲娇嫩宫壁,瞬息间将她整个媚穴与娇宫同时操击变形。
    无法言说的爽快让秀儿尖叫着狂泄一回,神情迷离深陷情涛欲浪之中不可自拔,她被操到痴态毕露,涎泪溢溅,抽搐着翻眼晕了片刻,又在那几乎要把子宫贯穿的强烈戳刺撞击下颤抖着淫啜清醒过来。
    余庆隐忍许久,苦抑了的快感临界崩溃。他沉下气息,两手托住她的嫩臀风一般的向上狂顶,百余下连成虚影的击操将怀里女人颠荡的气息尽失。℗ò㈠㈧Ьě.てòм(po18be.com)
    秀儿翻着白眼仿佛一具抖冽风中的脆弱布偶,凄迷的神态似魔似仙,直到那快要将子宫尽数操碎的大龟头鼓颤哆嗦,将那热烫灼人的阳精激射进去,她才挺着纤腰再泄一股潮液,痉挛哆嗦着叫出几声破碎的呻吟。
    余庆直至此时也不肯停下,一次次挺着射精的龟头将失感的小子宫操得‘噗嗤噗嗤’精、水猛喷。
    屋外冷风刮扫,孙采英盯着正屋紧闭的房门,她作为过来人早已听得裤裆湿透,屋外寒风吹袭也抑不住她从心到身的燥热空痒。男人的迅猛她只凭常秀娟压抑不住的哭淫就可清楚辨识,更何况余二公子还故意将人抵在门口,生怕她们走过此处听不见似的。
    宋晗儿再是深闺不知事,此时也作不出矫揉姿态。她脸色青白,一面嫉妒的心肝颤疼,一面又拒绝去相信那正在屋中与常氏行秽乱淫事的是余庆。她的庆哥哥,那般高高在上清冷如仙,怎会与那凡妇白日行淫?还全无避讳!
    肮脏!肮脏至极!定是常秀娟使了下作手段才引得庆哥哥如此,不然也不会哭叫的像快要断气一般。庆哥哥对她不见丝毫怜惜,定是只当常氏是泄欲工具,若换做是她,必定能受享尽温柔——
    2022年了~~~~大大们新年好呀~~~~
    --


同类推荐: AV拍摄指南18禁真人秀游戏乱交游乐园快穿之玉体横陈 二情色诱惑(NP,高H)楞次定律_高h生而为欲高门玩物(高干H)